精神病人持双斧上街 公安局长借助递烟夺斧

时间:2019-10-09  author:司城瑾  来源:myball迈博体育客户端  浏览:125次  评论:72条
精神病人持双斧上街公安局长借助递烟夺斧
王聚成局长拍着郭老四的肩膀安慰着。

精神病人持双斧上街公安局长借助递烟夺斧
王聚成局长问郭老四是否抽烟。

  4月19日下午,村民郭老四(化名)精神病发作,拎着两把斧子在村里闲逛。村民们吓得纷纷躲避到家中,不敢出门。见到闻讯赶到现场的民警后,郭老四二话不说,举斧就砍。

  警方与郭老四在村里展开了一场历时2小时的追逐战,体力透支的郭老四跑回了家。最终,房山公安分局局长王聚成递上的一根烟稳住了对方的情绪,郭老四“束手就擒”。

  ■绕村追砍

  下午3点50分

  精神病人持斧遛弯

  房山区石楼镇坨头村村民郭老四患有精神病。4月19日下午3点50分,他腰里别着两把斧子在村路上晃悠,与他擦肩而过的村民发现他的眼神不对,好像又要犯病了。村民们随即将这一情况通知给村治保主任陈敬。

  陈敬赶紧给社区民警徐长军打电话:“徐警官,郭老四好像又要犯病,赶紧送医院吧。”徐长军恰好在坨头村工作,他立即和同事带着保安员赶往郭老四家。

  下午3点55分

  民警被追砍两小时

  徐长军刚要迈进郭老四的家门,就见对方双手持斧子一个箭步冲上来,就要砍人。徐长军和同事见状赶紧退后。郭老四一边挥舞着斧子追赶民警,一边口齿不清地喊着什么。徐长军等人被郭老四追着跑出胡同,来到村里的大街上。当时,街上村民不是很多,看到郭老四发着狠追砍民警,纷纷躲闪。徐长军边跑边喊,“大家都躲开”。

  因怕郭老四中途再追砍其他人,徐长军便一直引领着郭老四在人少的地方兜圈子。郭老四停下后,徐长军就朝郭老四走近两步,郭老四就继续追过来,这样跑跑停停约1小时,郭老四见追不上徐长军,在路过家门口时转身跑回家。

  徐长军急忙向派出所请求支援。4点55分左右,2名佩带警棍等警械的治安民警驾车赶到坨头村。警车停到郭老四家门口,2名治安民警准备进入郭老四家时,郭老四“故技重施”再次挥舞着双斧冲了出来。两名民警事后告诉记者,他们本可以利用警械制服郭老四,但考虑到郭老四是病人,而非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,便开始躲避对方。郭老四追人不成,抡起斧子砸向警车,将警车的右侧车窗和后风挡玻璃砸碎后,又继续追赶2名民警。民警带着郭老四在街上不住折返,试图耗尽郭老四的体力然后再将他制服,双方又在村里展开了约1个小时的追逐战。与此同时,徐长军已在陈敬的帮助下,逐户通知村民锁好门不要外出。

  下午5点50分

  警方引领病人回家

  房山警方派出的特警赶到现场。30余名民警放下警械,拿起长扫帚等工具,逐渐将郭老四包围在中间,并冲对方喊:“回家吧,快回家吧。”

  民警再次引领郭老四朝家的方向跑去。郭老四似乎有些累了,他追到家门口后,径直回家上了门闩。警方趁机用铁丝缠住郭老四家的门把手,以防对方再次冲出来。

  ■谈判经过

  香烟化解情绪 局长夺下利刃

  傍晚6点30分,房山公安分局局长王聚成和纪委书记刘国纲赶到现场。王聚成通过架在院墙上的梯子爬上墙头。郭老四站在院子里,手里仍旧拎着斧子,他盯着王聚成一言不发。

  王聚成点着一根烟边吸边问:“郭老四,抽烟吗?”

  郭老四回答说:“抽!”

  (一根烟扔到郭老四面前。)

  王聚成接着问:“要火吗?”

  郭老四说:“不用,我自己点。”他放下一把斧子,掏出打火机点着烟,随即又拾起斧子。

  王聚成掐着烟笑着和郭老四说:“我是房山公安分局的局长,这些人里面我说话最好使。”

  (此时,石楼派出所所长赵振宇要求郭老四把斧子放下,有话好好说。)

  然而,郭老四用斧子指着王聚成说:“我不和你谈,我就听局长的。”

  王聚成说:“郭老四你要是听我的,把斧子放下。”

  郭老四回答:“那我把斧子给你,我躺下,你下来把我剁了吧。”

  (王聚成趁热打铁,从墙上跳了下来。)

  王聚成说:“你真给我斧子?”提问的同时,他已经慢慢凑到郭老四面前。

  郭老四肯定地回答:“真给!”

  (郭老四举起拿着斧子的右手。王聚成迅速出手,抓住郭老四右手递来的斧头,另一只手攥住郭老四背在身后的左手。其他民警则纷纷跃入院内,将郭老四控制住。郭老四被控制后神态出奇的平静。)

  当民警要将郭老四带走时,他看着王聚成说:“让我先抽根烟呗。”

  王聚成给郭老四点燃一根烟后,拍着他的肩膀说:“你别怕,我们带你去瞧病。”

  说完,王聚成将自己兜里的半包红梅塞进郭老四兜里,然后拍了拍他的衣兜:“都送给你了。”

  (民警等郭老四抽完一根烟后将他带上警车。王聚成局长告诉记者,递烟是为了拉近和郭老四的心理距离,都是抽烟的人嘛,抽着烟谈起来就方便了,也利于平缓他的情绪;将半包烟送给他也是为了缓解他的情绪,让他配合工作去接受治疗。)

  ■处理结果

  村里出钱 病人入院

  据了解,2008年,郭老四曾在精神病院接受治疗。2个月后,因没钱继续医治,郭老四在病情稍有缓解后出院回到村里。郭老四的父母都已经去世,他独自住在一个小院里。郭老四的生活来源主要靠三个哥哥,但是,他见着哥哥就脾气暴躁,甚至动手打过哥哥。哥哥要想给弟弟拿些生活补给都要托邻居送去。据记者了解,目前,坨头村已出钱将郭老四送到精神病院,石楼派出所正在帮助郭老四协调解决他的后续治疗费用。

  本版采写 本报记者 于杰 通讯员 韩秀杰

  本报通讯员 黄涛 摄